您的位置:主页 > 刘伯温ww.3344.com心水论论 > “蔷薇工作室”的检察温度

“蔷薇工作室”的检察温度

发布日期:2021-11-27 17:02   来源:未知   阅读:

  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有个未成年人检察“蔷薇工作室”。为何取名“蔷薇工作室”?该院第六检察部主任,同时也是“蔷薇工作室”负责人的丁夏维说:“蔷薇是一种特别的花,它自身缺少强有力的枝干支撑,需要依靠篱笆墙才能攀援生长直至开花绽放。在我们眼里,未成年人就好比那蔷薇花,我们就是他们赖以生长的篱笆墙,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他们,向阳开花。”

  “蔷薇工作室”由4名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检察干警组成,在他们看来,“身为未检检察官,我们的天职就是通过依法履职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护航青少年健康成长。”“蔷薇工作室”成立3年多来,共教育挽救了280余名罪错未成年人,其中8人经帮教考上大学;先后共组织1000余名青少年开展法治教育活动,让法治意识深深扎根少年心中。

  近日,婺城区检察院未检团队获评“全国青少年维权岗”。记者随即深入“蔷薇工作室”,细细感受了一番未检工作的检察温度。

  “谢谢检察官,要不是你们,我就要被这偏了向的兴趣爱好毁了一生。”小华(化名)今年刚满18周岁,现在是国内某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但高中时他差点因为犯错而误了前程。

  小华一直爱好化学,成绩优异。高中时的一个暑假,他“翻墙”浏览外国网站时,无意间接触到一本关于“死藤水”(二甲基色胺,是国家管制的第一类精神药品)的提炼手册。出于好奇,他按照手册网购了原材料,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制造“死藤水”。试了三次均告失败后,他把剩下的原材料挂到二手网站上售卖,不料被警方发现了。不久,小华因涉嫌制造毒品罪被公安机关移送婺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细致审查和定性论证,“蔷薇工作室”办案检察官认为,小华作案时是未成年人,其行为系制造毒品犯罪未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理。考虑到小华真诚悔罪、心理健康,且社会关系简单、未与涉毒人员接触、人身危险性小,具备社会观护条件,该院决定对小华附条件不起诉,对其开展为期8个月的观护帮教考察。考察期间,小华顺利参加高考,并收到了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鉴于小华在考察期内完成了全部任务,表现良好,该院最终决定对小华不起诉。

  丁夏维说,教育矫治、观护帮教的温度应当是55℃,既要让涉罪未成年人感受到“烫手”的惩戒力度,也要给予他们顺利回归社会的帮扶温度。为此,2018年以来,婺城区检察院联合团区委、悦欣社工机构深入探索未检社会支持体系建设,签订“春苗计划”未成年人观护帮教三方框架协议,并创设“五堂帮教”模式,从道德观念、法治意识、自我认知、亲子关系、社会责任等5个方面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全方位、精准化的教育矫治,有针对性地开展家庭教育指导。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这么多年我都感受不到父爱,他也没有负担过我的生活费。我妈妈很辛苦,现在我有了一个对我很好的新爸爸,我的心愿就是随后爸姓,等上初中后同学就不会知道我家的情况了。”小佳(化名)对丁夏维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可是,丁夏维联系小佳的亲生父亲吴某后,他气冲冲地说:“她如果改了姓,就不是我的女儿,从今天开始,我一分抚养费都不会出。”

  多年前,小佳的父母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小佳跟着妈妈生活,吴某每月给小佳支付500元抚养费。但是,吴某以赚不到钱为由,不按期支付抚养费。随着小佳长大,每月500元早已不能保障小佳的基本生活和学习需求。

  为追索抚养费,小佳和妈妈把吴某告上法庭,并向婺城区检察院申请支持起诉。丁夏维以支持起诉人身份参与案件诉讼过程。

  “作为检察官,介入这样的婚姻家事案件,最大的作用就是以让人体最舒适的26℃,去接触诉讼的每一方,尽量倾听诉求、调和矛盾,促成自愿接受调解的结果。”丁夏维说。对于小佳和妈妈追索抚养费、要求合理调整抚养费标准的诉求,法院可以依据法律进行裁判。但是,如果双方能调解,就可以免去申请强制执行等讼累,尽早让孩子拿到应该享有的抚养费。至于孩子期望改姓的想法,法院无法径直判决,只能通过调解去争取。

  受案后,丁夏维第一时间找到双方当事人,一方面,向孩子和母亲详细了解她们的生活情况、吴某抚养费的支付情况,逐一核对凭证票据;另一方面,耐心劝说吴某,让他客观看待女儿要求改姓的想法,从有利于孩子生活稳定的角度多去理解和支持。

  慢慢地,吴某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该案开庭审理后,吴某不仅同意孩子改姓,还同意将抚养费标准提高40%。孩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2018年以来,婺城区检察院加大对未成年人受教育权、人身权、身份权等基本权利的保护,积极开展涉未成年人监护、抚养、收养、继承、教育等领域的民事检察工作,依法严惩家庭成员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截至目前,该院共依法支持起诉撤销监护人资格、变更监护权案件5起,支持起诉追索抚养费案件5起。

  2019年,年仅12岁的小兰(化名)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人生变故,母亲被父亲杀害,父亲随后坐牢。从此,小兰开始和外婆外公一起生活。在一些社会“朋友”的影响下,小兰被引诱参与了违法行为,走上迷途。

  在小兰被公安机关解救后,“蔷薇工作室”经过调查评估、意愿征询,认为小兰的大姨是最合适的监护人选,并联系帮助小兰变更了监护人。之后,在婺城区检察院的牵头下,当地民政、教育、卫健、共青团、妇联等11个部门从各自职能出发,对小兰开展综合救助,同步引入心理咨询师、青少年事务社工等专业力量跟进帮扶,共同为小兰提供最大限度的权益保护。

  经过半年的心理干预和救助,小兰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也逐渐回归到了学习和生活的正轨。然而,小兰的大姨靠在夜市摆摊谋生,收入微薄,对小兰的监护有些力不从心。2020年6月,当地教育部门和妇联向婺城区检察院反映,小兰已经失联多日。大姨告诉“蔷薇工作室”检察官,小兰又有了逃课记录,有时还夜不归宿,手臂上也出现了文身。

  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检察官找到了小兰。如何才能帮助小兰脱离目前的困境?经过反复考察和评估,在征得小兰大姨的同意后,检察官将小兰送往专门学校学习生活,引导其健康成长。

  保护小兰这样的困境儿童,检察官要做的就是拿出105℃的热情,打击伤害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并汇聚多部门力量形成保护合力。近年来,婺城区检察院积极发挥职能作用,主动与共青团、妇联、关工委、教育、法院、公安、民政等单位建立未成年人保护联动协作机制,通过融合式监督,最大限度保护困境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我的孩子之前查出了轴性近视,当时我刚好在朋友圈看到某视力养护中心的宣传,声称不用手术就可以帮助孩子摘掉眼镜。我花6800元为孩子购买了10次视力养护,没想到,做了6次养护后,孩子的视力非但没有恢复,还变得更差了!”天天(9岁)的母亲向“帮帮我885”金华市未成年人保护联动平台投诉。

  这个平台是金华市检察院联合多部门搭建的。“蔷薇工作室”检察官向金华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调取投诉信息后,对辖区登记在册的20余家视力养护机构逐一排摸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正在经营的10家儿童青少年视力养护机构都存在问题。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机构不仅提供动辄几千元的所谓养护服务,还在无食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销售护眼类食品,使用“三无”眼部按摩精油、保健护眼仪和过期按摩膏等。

  今年5月26日,针对辖区10家视力养护机构存在的经营乱象,“蔷薇工作室”向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发出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加大执法力度、履行监管职责。开发区市场监管分局立即开展专项行动,联合开展执法检查,查处问题10余处,约谈经营者10余人次,累计立案查处5起,责令整改5家。

  今年8月,婺城区检察院联合市场监管部门发布“消费预警”,提醒广大儿童青少年及其家长注意视力养护的消费陷阱,不要轻信“近视可治愈”“通过保健可降低度数”等虚假宣传。

  “未成年人的吃穿住行和学习、玩乐、就医,各个方面都是我们未检人关注的重点,我们要做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的督导者。”丁夏维说。近年来,“蔷薇工作室”聚焦食品药品安全、产品质量、烟酒销售、校外培训、隐形辍学等领域,积极稳妥开展公益诉讼,通过制发检察建议,督促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切实履行监管责任。

  “办好一个案子,挽救一个孩子,拯救一个家庭,和谐一方社会。”这是“蔷薇工作室”的座右铭。在这条守护花开的路上,他们将坚定地走下去,让法治的温度普照国家未来。

------分隔线----------------------------